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西安古玩市场断崖式萧条 古玩店改卖土鸡蛋

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7-29 12:30

 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西安古玩市场普遍经营惨淡已是不争的事实。细心的人们发现,在西安大唐西市古玩城,曾经“红红火火”的古玩店纷纷改成了百货小超市、烟酒店或土特产店。而如今对于断崖式萧条的古玩市场,有人观望,有人坚挺,有人开始转型,但大势已成定局。

  6月17日,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大唐西市古玩城,看到门口挂着“部分商铺对外招商”的横幅。在地下一层,多家店铺没有开门,记者数了一下,走廊32家店铺,开门的仅3家,还有多家店面挂出招租清仓处理。

  经营西汉陶瓷和瓦当店的老板李少清跟记者是多年的朋友,40岁,留着山羊胡,青布唐装,脚穿方口布鞋,脖子、手腕上挂着串珠,俨然一副古董商装束,店里播放着古筝音乐。仿佛如此高大上的装束,才能跟柜子里千百年的真真假假的古董相呼应。

  李少清20年前是摆摊卖烤肉的,他仅有初中文化,小时候过着苦日子,他曾讲述,为了卖柿子,拉着板车走几十里路去赶集,十几年前还偷偷地炼过地条钢,在国家严厉打击下,地条钢炼不成了。后来在朋友介绍下进入古董行业。他所掌握的有限的古董知识,一部分来自于村里老人口口相传的故事,关中很多村子都有千百年的历史,更有很多流传下来的故事。李少清村子边上一个个大大的坟茔,还有高大的石雕就有讲不完的故事,从小在地里干农活,就经常刨出一些坛坛罐罐;一部分来自他临阵磨枪看的书籍资料;还有一大部分来自和顾客相互咨询或切磋,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能揣摩对方购物的心理。

  李少清说,前几年开古董店的确很赚钱,为了讲排场,他还买了一辆两百多万的车,经常开车到村子里扎势,一年还出一次国,感觉自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可没想到生意突然就不行了,从去年底,“就跟掉到井里一样,没有好的样子”,手里的流动资金都用在囤积货上,这些货有真有假,以前生意好时,假货就顺水出手了,现在真货压在手里,假货也砸在手里了。行情再这样下去,以前赚的钱明年就折腾光了。李少清说,原来卖烤肉,夏天每晚都能卖上千元,而且都是现金,现在只有坐店里发愁。货品名存实亡,不值钱,出手没路子,越等越贬值。如果现在关门,钱没赚到,存的货成为一堆泥巴。

  李少清说,现在生意不好,豪车不经常开了,太费油还要交停车费,如果到店里来,打出租车或网上约车,省钱又方便。

  李少清说,类似他这样曾经的“大老板”,现在日子都不好过,说白了就是兜里没钱。

  哨子(小名)在咸阳从事古玩生意十几年了,为人低调、热情、好客,在交易时,总是搭一些值钱的小把件,所以十几年下来交往了不少客户朋友。五年前,来到大唐西市租了个独立店铺,专门经营玉石、手串及西汉的陶瓷、瓦罐、铜镜。

  6月16日,华商报记者见到他时,他的店铺已打上“转让”字样。“看上啥拿啥(要掏钱的),也开不了几天了,现在清仓呢!”哨子说,现在没法弄了,到西安发展,没发财还赔了本。

  哨子:五年前来西安时,铜镜价位美得很,就弄铜镜,高价进的,半年时间铜镜价位折了七成,赔得真厉害。

  哨子:三年前弄古钱、崖柏和根雕,这些虽不是大路货,但出手比较快,钱还是赚了一些,当时人们都爱玩这些,有些单位和公司也需要摆这些,但大环境突然发生了变化,有铜镜的教训,就立即出手,保本出售的。

  哨子说,古玩这个行当,本来就不是一个常年干的生意,受大环境影响太大,前几年赚的钱都是暴利,说白了都是些不义之财,现在古玩市场不景气,年初就打算立即把手上的货出售,越等越便宜还没人要,现在他着手做关中的土特产,特别是农村的土鸡蛋深受城里人喜欢,生意一直不错。哨子把咸阳店重新装修成土特产和古玩相结合的店铺,加上网上出售和实体经营,生意比只做古玩强得多。

  细心的人到大唐西市就会发现,曾经的古玩店改成了百货小超市、烟酒店或土特产店。

  记者绕整个商铺发现,大多数店铺都关着门,不少店铺门上还张贴着“整体转让”的告示。记者转到一层一家专门做西汉陶瓷的店,门开着,里面却黑着没开灯,看有人来,老板才勉强开了几盏灯。

  店老板:看你背着相机,就是来旅游的,一般情况下不会买东西的。今年生意不好做,连续几天都没有一桩生意,只是不得不开门罢了,开灯也没有生意,白白掏电钱。

  记者刚从店里出来,老板立即把灯关了,低头玩手机。偌大的展厅里,只有一个小小的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,照亮了店主脸上无奈的表情。

  在负一层,曾经以赌石为由头的几家赌石店,也没有以往挑石的顾客,店老板趴在桌子边上睡觉,多家珠宝店更是没有一个人,几家店里只有一个人帮着看柜台。帮忙看店的张老板,一边泡着茶一边听着戏,谈起自己的生意,张老板伸了伸脖子,指着一片柜台说,“生意好的话咋能没个人影?”。

  几家红木家具店更是直接关门,曾经卖的花梨木、金丝楠木、黑檀木家具,都变成清仓处理。新兴起来的砗磲、核桃等更是惨淡经营。经营者强先生说,他是三年前借朋友50万元开的这个砗磲店,没想到一年就栽到谷底,把他前两年赚的钱都赔进去了。

  李先生在大唐西市从事古玩生意4年,他的几个朋友2000年左右就从事这个行当发了家。他进入时生意还算不错,但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,生意差得很,原来一个20厘米正方的拴马桩10万元都能卖出去,现在却无人问津了,其实这种拴马桩二十年前在乡下收购也只有200元左右,价位离谱得很。李先生指着店里的三个拴马桩说,这几个是跟朋友合股买的,现在他想便宜卖了拿回本钱。

  李先生拿出几件藏品推销,但造假比较明显被记者识破。李先生只好说,出自生坑的古玩,很少有真的,多数都是仿的。从去年生意不好到现在,他这个店赔了几万元,为了补货,很多像他这样的小店,把赝品和仿品拿来充实。

  在西安市场经营“大器”者,部分是南方商人,他们在早年把原始积累的资金投入到古玩市场,在西安多数经营大件的精品,特别是西汉时期的陶马、陶俑、陶骆驼,由于个头大、品相好,是摆在家中或会所中堂的上品,前几年每件在十万元或几十万元之间,更有精品达到百万。有家店曾经在大唐西市非常有名望,从去年开始,生意一直不好,老板以参展的名义将藏品转移,事后业内人士称,主要是物件太大,价位太高,资金压得太多,又没有好的销路,只能快点关门,这样还赔的少一些。

  古玩跟其他物品不一样,西安没有一家古玩店的货是明码标价的。你要买可以问价、还价,同样的物件在不同的店里,价格有着天壤之别。

  还有古玩有真有假,鉴定者的眼力不同,看法也不同,有人看真、有人看假,买主看真、卖主看假都有可能。如果是真东西被人买走,就叫“捡漏”;如果是假东西被人买走,就叫“打眼”,统统不能称之为骗人或受骗,包括故意以假充真、以次充好,甚至设圈套诱人上当。双方都认为是眼力问题。这似乎就是古玩行的行规。

作者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