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7-29 12:31

  语速快、大嗓门,初次见面自来熟。58岁的胡建军身材敦实,带江湖气,很容易让人感觉是个值得交往的人。

  17年前定居德国,3年前决定回到老家湖州;在国外木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却忽然放手不干了;几乎砸下全部身家,四处搜寻古董钢琴,还建了这家根本赚不到钱的钢琴博物馆。而他,压根不会弹钢琴,更看不懂乐谱。

  湖州南浔年丰路南侧,一幢红色的房子,在四周略显灰暗的建筑中,十分显眼。拱形落地大窗,走的是欧式风;门口、阳台吊挂着一盆盆鲜花,透着小清新。

  当地人就直白地叫这幢房子为“红房子”,这里就是南浔游子钢琴艺术馆。2014年5月开建,2015年9月开馆,5000多平米的展馆分上下两层,全部摆满了钢琴。

  这里收藏的钢琴,“年纪”最小的,也有百年,都是老古董。各种样式的钢琴,这里几乎都能找到。

  “这架钢琴是从维也纳金色大厅退役的,这架是曾为丹麦王室服务过的,这架上面有家族徽章,这架的琴腿是金丝楠木,雕刻精美。”胡建军说。

  加上还没搬到展厅的100多架钢琴,胡建军总共收藏了400多架钢琴,“收集它们花了16年,我全部身家的90%都投进去了。”

  高中毕业的胡建军,是改革开放后湖州最早的一批下海经商的人。在1998年去德国之前,他开过照相馆、服装店,还做过丝绸外贸生意,挺能折腾。

  其实,他的生意做得不错。他说,自己上世纪80年代就挣了100万元,90年代挣到了1000万元。此前,他唯一和音乐有关的,是吹口琴。完全靠自学,能够熟练地吹出不少曲子。

  到德国定居后,住所离贝多芬故居不远,他常去转转,久了,就对钢琴产生了兴趣。

  2000年左右,在德国波恩的古董市场,胡建军以前搞摄影,想去淘些古董相机。没找到老相机,却看到两架古董钢琴。一开始,他只是被两架钢琴的外观吸引,“很漂亮,纹饰特别精美。后来听卖的人弹了一下,音色很美,说不出来的舒服。”

  这两架钢琴都是19世纪的,胡建军当即买了下来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成了一名钢琴收藏家。

  为了买琴,他几乎跑遍了整个欧洲。德国、奥地利、法国、意大利……哪个收藏家有不错的藏品、哪家教堂里的钢琴要退役了、哪里办古董拍卖会,他都会跑过去看看。他还特意结交制琴师、调音师等,打听消息。

  收购的每架琴,他坚持亲自搬运。有一次,为了从慕尼黑运一架琴,他早上四点多就跟着运货车出发了,来回1000多公里,临近午夜才回到家。

  看着他一脸疲惫的样子,胡建军老婆又气又急,“你是疯了吧,仓库里的琴都摆满了,还到处去买。”

  2001年,胡建军在奥地利一家琴行看到一架钢琴,作为展示品摆在门口。“纯白色的,十分柔和。”这架琴是被称为德国国宝的博兰斯勒钢琴,是为欧洲皇室定制的,一两百年过去,仍保存完好。

  胡建军也没有坚持,只是以后每回到奥地利,他都要去那家琴行转转,有时候还是特意去的。他绝口不提买琴的事,只是和老先生闲聊,或者陪他喝酒。

  “每回喝到高兴处,我就拿出口琴吹一曲友谊地久天长。”就这样,细水长流的7年时间过去,胡建军和老人一家都成了朋友。2007年,老先生去世,其儿子想转让这架钢琴。当时买的人很多,胡建军自然诚意最大,他对老人的儿子说,“我将来要建一个钢琴博物馆,这架琴会陈列在最显眼的位置。”

  把辛苦挣来的钱全部投到钢琴收藏上,而且只买不卖。看起来,做了一辈子生意的胡建军确实是“糊涂”了。这也没少受老婆的埋怨。

  德国的家里存放的钢琴越来越多,建博物馆的想法就越来越强烈。“就想把它们展示给懂的人看。”

  好多人想跟他合作,深圳、青岛,还有台湾、澳门的。“我不想和别人合作,以后博物馆不办了,直接捐给国家,可以少很多纠葛。”

  另外,他一直有个愿望,就是将这个有艺术气息的展馆,建在自己的家乡南浔。“在古镇展出古琴,很搭调,对不对?”老胡笑了起来。

  2011年,胡建军的400多架钢琴陆续漂洋过海运送回国,一直到去年才全部运完。光建展馆,就花了5000多万元,展馆的外观,内部设计,哪怕最细微的摆件,都是胡建军亲自参与的。

  如今,按照胡建军的计划,展览馆除了展出,还办起了钢琴教育中心,如今已招到了40多名学员。

  “学员们用的,就是我收藏的那些古琴。虽然不能修复到演奏级别,但用来教学足够了。”他有个梦想,通过这种方式,挖掘真正喜爱且有潜力的孩子,资助他们到欧洲去深造,为中国培养更多的钢琴家。

作者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