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京沪古董行都来广州淘古玩

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7-27 12:55

  谢中文,文宝斋斋主,祖籍广东开平,1953年出生于广州,1976年开始做古玩玉器的生意,81年去澳门,88年去了新加坡,97年定居香港,现在在广州、香港、新加坡都有自己的古玩店,他还身兼广东省古今拍卖有限公司的瓷杂总监,专攻玉器、瓷器方面的古玩,是行内资深的古玩商家。

  谢中文的名气很大,在广州古玩城随便问一个保安,都能够准确说出文宝斋的具体位置。跟他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,“在香港不是挺好的?你为什么要跑到广州开古玩店?”“我赚钱赚够了!”“这钱赚多少才算个够啊!”“9位数吧!”谢中文的爸爸在开平出生,而他是在广州出生,小时候,家就住在广州的惠福西路,“年纪大了,总想着落叶归根。我琢磨着自己该回来了,是时候了!广州是我出生的地方,我对这个城市有感情。”谢中文今年61岁,“我这个年纪,二十年后不走,三十年后也要走了,走了以后,总要留下一点东西,不然不就白来这么一趟。”谢中文捐了一只清代的银龙把啤酒杯给开平的华侨博物馆,捐了一件广彩、两件掐丝珐琅给越秀区博物馆。

  在广州开古玩店,最大的好处是租金便宜,生活成本也比较低,“同样一个50平方米的铺子,在香港的租金是3万多,这还是10年前的价格,现在又涨了一倍还不止。”谢中文2010年在广州古玩城开店时,当时的租金是3000块,现在涨了一点,每个月不到4100块。“广州的空气没有香港好,吃的菜也比香港油腻,但胜在便宜,生活成本比香港低好多,而且人也没有香港那么多。香港有钱人会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,礼拜一到礼拜五工作上班,礼拜日交给家庭,用来陪老婆和孩子,礼拜六是留给自己的,玩自己喜欢的东西,没有人敢去找他谈事情。广州人有点生活工作分不清,有的人天天工作,有的人天天抽烟喝酒打麻将。”

  谢中文做了三四十年的古董生意,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宝贝总是会跟着钱走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很多古董玉器都流传到新加坡、印度尼西亚、泰国、台湾、香港、澳门等国家和地区,现在中国人有钱了,这些宝贝又慢慢地回流到国内,“只要你有钱有胆识,这些宝贝会自动自觉地跑到你面前。”

  广州靠近港澳,随着省港澳的一体化,很多古董玉器都是从广州流传到港澳台地区的,现在开始回流,广州又是第一站,所以广州的古玩市场经常会有宝贝,很多北京上海等地的古董行、拍卖行都会来广州淘货,光顾文宝斋的有60%都是“倒爷”,他们把从广州淘到的宝贝拿到北京上海去卖,一转手就是30%-50%的利润,“广州古玩市场的真货比较多,而且价格也比较低。”这已经成为业界共识。

  “现在国内也有很多有钱人,他们买古董玉器时更加豪气。”谢中文在新加坡和香港时,经常遇到一些很会杀价的有钱人,一上来就直接杀到四折五折,广州人最多杀到六折七折。“广州人做生意都很实在,买货也比较稳:他有一万块钱就只买五六千的货,撑死了会花八千,而别的地方的人就敢做一万五甚至两万块的生意。”

  做这一行靠的是眼力,谢中文不但能够辨别出古董玉器的真假,还能够一眼看出来的客人到底有多少身家,“先是看他的穿着打扮,我们看衣服只看面料不看款式,然后是看一个人的面相和气质。”谢中文认识一个姓欧的超级富豪,今年八十多岁了,他收藏的古董价值已经超过100个亿,他买古董时一千万两千万的从不眨眼,但穿的衣服却非常老土,全部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款式,就连喇叭裤这样过时的衣服他还在穿,他觉得这些衣服的料子不错,还没坏,都可以穿。

  南都:你会根据穿衣打扮来判断一个人的经济实力,但据说很多广州人都很低调,穿着拖鞋开宝马?

  南都:现在是全民收藏热,内地的鉴宝类节目都特别火,这中间有没有什么内幕?

  谢:都是要收钱的,专家看一次要收一两百,如果要出具证书,还要再加收两三千。我五年前在珠海组织过一次类似的活动,由我出面,邀请了中央台的四位鉴宝专家,每个人的出场费是一万块,包机票和食宿,这还是友情价,现在他们的出场费据说都涨到五万了。

  南都:广州的古玩市场这么多宝贝,价格又这么笋?为什么名气却总是上不去?比如北京的潘家园,地球人都知道?

  谢:潘家园好多假货,广州的古玩市场火不起来,最重要的是缺乏一个响当当的领军人物,他必须有品德,有胸怀,有智慧,有眼力,有经验。

  谢:我去了四趟印度尼西亚,在那儿买回来几十万美金的宝贝。拍卖行也是个淘货的好地方,拍卖价只有市场价的60%,我刚刚拍下来一件黑釉瓷山子摆件,起拍价4000元,最后以5000元成交。

  谢:当然有,我也买过假货,玉器、瓷器、铜器都有,赔了好几百万,都丢床底下了,不敢拿出来见人,但现在对我来说,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。

  谢:宫廷御制的瓷器、木器、玉器,最简单的方法是看款,然后看风格和形状,看有没有一种贵气。

  南都:我听说上海有个藏家从来不还价,古董贩子有什么宝贝会第一时间想到他?

  谢:我还试过加价,有的卖家不是很懂,开了一个很低的价钱给我,我主动提出加多一倍的价钱。

  谢:明朝的高足碗,标价28万,雍正时期的五管瓶,价格超过七位数。还有一对清朝道光年间官窑出品的粉彩龙耳瓶是其“镇店之宝”,瓶上“无双谱全”是精华所在———康熙年间评出的40位盖世英雄的画像并附有诗词,这对瓶子在2002年价值已经超过100万。

作者:admin